《地狱乐书》江乐书 第十九章:四芳争艳 · 婀娜独舞出水芙蓉,胭脂绝技宛若仙子 地狱乐书直人

《地狱乐书》江乐书 第十九章:四芳争艳 · 婀娜独舞出水芙蓉,胭脂绝技宛若仙子 地狱乐书直人

时间:2019-08-01 16:03:35编辑:百小白

主角是秋央,秋儿的小说《地狱乐书》此文是南宫誩原创的古代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第十九章:四芳争艳·婀娜独舞出水芙蓉,胭脂绝技宛若仙子 眼前的东门初白贵为太子,平日喜欢交际常常往来于闹市中,是红楼的常客。皇族...

地狱乐书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地狱乐书》在线阅读

《地狱乐书》免费试读


第十九章:四芳争艳·婀娜独舞出水芙蓉,胭脂绝技宛若仙子

眼前的东门初白贵为太子,平日喜欢交际常常往来于闹市中,是红楼的常客。皇族的身份已经为他的人生蒙上一层光彩了,再加上他出于寻常少年的英姿俊朗,又偏偏生了一副极会挑逗的开朗性子,堪称齐陵国的少女杀手。隐娘心中略有忐忑,不晓得这个太子殿下会玩什么花样,还好帮秋央选了几支平常的小曲子,应该不会成为头魁的。

“东门公子当真会把头魁带进皇宫吗?。”秋央在准备的时候听见东门初白的豪爽笑声。

“这可说不准,不过我们还是信其有好一些,飞上枝头做凤凰去。”一旁的小丫头道。

“隐娘,莫不是今日还有什么重要人物过来?你旁边的位子像是预留的?”东门初白细致的观察力众人皆知,他笑着的一张脸有时也会让人害怕。

“七爷我,来啦!”丁甲乙在门口被丁子拉拉扯扯的,冲着东门初白大喊。转头挣脱丁子的拉拽,小声说:“放心吧,我今晚,除了要带走头魁之外,会帮你保护好秋央姑娘的,快快,撒手,我要过去了,不能让那个太子哥一个人臭显摆。”

“七叔!”丁子见丁甲乙敷衍状态,哀求变厉色:“丁甲乙,我告诉你,今晚定有事,你必须与我保证,发现异常立刻带秋央回白云寨!!”

“臭小子,敢直呼本叔叔的大名。行了,好生啰嗦,我会看着办的!”丁甲乙一挥手,将身上的披风滑下,转身走向东门初白、隐娘旁边,道:“不好意思,隐娘,我没有迟到吧?”

“没有,快快入座吧。”隐娘笑道。

“这难道就是白云寨的山大王,七爷?”东门初白笑道。

“东门公子,今日我们只赏四芳,其他免谈可好?”隐娘笑道。

“哈哈,隐娘,也当真是只有红楼能把官和贼聚到一处同欢共饮了……”东门初白仰头喝了一杯,根本就没把那个贼头目放在眼里,只是这个山贼并不像众人说的那么凶煞,看上去像极了富家公子哥,风流倜傥之气扑满而来。

“东门公子好气量!不过,我今日只想再添个姨太太,只要东门公子不选我要的人,怎么都好说……”丁甲乙虽忌惮官府势力,但是也并不会在气势上输了那个小太子,他想一个人在这里耍帅可不行,他丁甲乙又不比他差。

“七爷娶了十九个老婆了,还不够吗?”东门初白早对这个白云寨调查的一清二楚,只是暂时威胁不到他的利益,一直没动手清剿而已。

“谁会嫌美女太多呢?!”丁甲乙端起酒杯,起身,走到东门初白面前,“凑二十个整,也未尝不好。”丁甲乙假装没站稳,欲将酒洒到东门初白身上。东门初白刚要用力斗起裙衫弹走酒水,不料丁甲乙迅速移动杯子,将酒尽收杯中,那速度之快几乎让人感受不到过程。丁甲乙顺势回到座位上坐下,东门初白不语。

一旁的丁子看丁甲乙的样子,无奈自语:丁甲乙,你还没老糊涂吧,招惹东门初白干嘛?!

另外一个角落,刚刚那一瞬尽收南宫迟眼底,他望着丁甲乙,那种超过常人的反应与速度很有可能是于族人。早闻于佘二族联盟了,那么佘族人现身的可能性也变大了。看来,这儿真是来对了,甚好。

渐渐,乐声升起,二楼的上空降下个大木台子,一位粉色仙衣的女子翩翩飘下,缓缓的,脚尖先落,随后整个人飘立在那个高大的台子上。乌丝高高束起,只一朵紫色的大花插在鬓间,一双桃花双眼频频发笑,面纱下的精致面容若隐若现。千层粉衣随着她的扭动像牡丹一样荡漾开去,一条绿色的水带挽在臂弯之间灵动着。只听她,朗声开口:“小女婀娜,才艺不精,献舞一支,表为开场,望各位大爷抬眼观赏!”

“好!舞一曲!舞一曲!”喝彩声波涛汹涌。

随着管弦之声,婀娜的舞步缓缓迈开。千层裙摆浪浪招摇,葱绿水带丝丝垂钓,纤美腰肢柔柔淼淼,眉眼发间轻轻发笑。有诗云:“身轻如飞燕,双颊若荷瓣。蜜蝶花缠绵,草随莺作伴。窈窈裙牡丹,窕窕带水仙。婀娜不舞善,百花早已残。”

“婀娜的舞技长进不少啊,若她能温柔些,早就是我东门的舞乐司主事人了……”东门初白含笑。只见婀娜抽掉腰间的结带,那千层舞群如花层层坠落,两条雪白的美腿在薄薄的舞裙中若隐若现,着实让人惊叹不已。

“哈哈,这真真是最有新意的舞了,隐娘,这舞名为何啊?”丁甲乙大欢喜。

“出水芙蓉!”隐娘笑道。只见婀娜那两条绿带在旋转中如滔滔的河水,荡荡悠悠,粉色的蚕纱舞衣像水纹飘逸,随着脸上的面纱缓缓落下,一朵清水芙蓉落落出众。

忽地,又见婀娜玉臂抬起,拔出发髻间的紫色头花,一头乌黑的长发垂直泻下,顺势将头花咬在嘴边,真如芙蓉出浴,香艳四方。

渐渐,乐声缓缓消退,隐娘起身,面对着来访的数百宾客,大声道:“四芳争艳,承蒙东门公子和丁七爷抬爱,大驾光临,还有各位捧场的公子、大爷,隐娘在这里给大家致谢了!今日的酒菜全免,谢大家支持。”隐娘铿锵的声音大显气势,只听一阵阵的欢呼声四起。隐娘高兴接着道:“婀娜刚跳了一支她辛苦排练两个多月的新舞,大家有没有看够啊?”

只见那木台上的婀娜正侧身而卧,一只手撑着头,另一只手摆弄着裙角衣角,满脸的笑意妩媚,那些男人早已垂涎欲滴,大声呼喊再来一支。

隐娘示意大家安静:“还有三芳呢,咱们继续欣赏吧,接下来是我红楼第一美人胭脂出场了,大家看那!”隐娘手指斜上方,一个被花装扮起来的仙子从空而降,顿时欢呼声四起。

胭脂身着白衣,眉眼间、头发间、衣袖间、腰足间全部是五彩斑斓的花朵。她坐在一个由花藤编制而成的秋千上,由上空荡下来。秋央在后台看见这一幕着实惊呼一声,没想到娇滴滴的胭脂竟能练得此等本领,顿时心生敬意。

“听说,她来红楼之前是在杂耍班卖艺的,经常被班头欺负。但她不是最惨的,婀娜最惨,她八岁以前的记忆都不记得了,想也是被歹人害的。”丁子在秋央耳边解释。

“哎,也是穷苦家的孩子啊。”秋央感叹。

随着乐声的平缓高低,只见胭脂仿佛一只挂在秋千上的鸟儿,时而站立,时而坐摆,时而倒挂,时而旋转;时而金鸡独立,时而孔雀开屏,时而猴子捞月,时而鸿雁展翅。错综复杂的姿态让胭脂娇软的身躯演绎得美轮美奂,天空中飘落的都是她身上洒下的花瓣,众人都仰头享受着花瓣上携带着的她的体香,个个都沉醉了,当有诗曰:“身藏百香欲成仙,两丈悬尺荡天边,似喜非喜垂帘目,不食人间多情烟。”

胭脂荡在人群上头,不时对着下方的人抛下一朵花,惹得尖叫连连。胭脂见一个若隐若现的角落有一双犀利的眼神,甚是好奇,荡过去,扔一朵过去,南宫迟快速后退两步躲开胭脂抛来的花,子康顺势上前接过花朵,跟荡过来的胭脂四目相对,只隔着胭脂掩面的一层薄纱,子康一直觉得自己比任何女子的容貌都要精致,没想到还有比自己更美艳的人,看着胭脂惯性得在秋千上荡了回去,他嘴角邪恶的上扬一个弧度。

不愿意接近别人的南宫迟拍了下子康:“她在这里荡来荡去的也就算了,还乱扔东西,我要去那里,那里干净一些。”说着腾空而起落座在隐娘右手边。

“世……大哥,那个地方不能坐的!”子康从胭脂的面容中回神,却看见南宫迟已经坐到了那个没人敢坐的位置上。

瞬间,整个场面安静下来了,所有的目光集中在南宫迟身上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情,怎么突然安静了?那个人是谁啊,从哪飞出来的?”秋央看这个场面好奇怪。

“那是个天座,要买头魁人才能坐的,更何况太子爷在场,就更加没人敢坐那了?”丁子解释着,同样也感觉到了危险即将到来。

“哦,我还以为是隐娘专门为我留的位子呢……”秋央不解。

只见隐娘按下即将不满而起身的东门初白,道:“这位公子,甚是面生,可知此位是不能随便坐的,如果……”

“坐都已经坐了,你那些规矩也没有用了。”南宫迟淡然回答。

东门初白大笑:“哈哈,有意思,看来你今天是志在必得了。”

子康和龙吟见不妙,急忙赶到南宫迟旁边,子康忙道:“我兄弟三人乃是琉璃国人,我大哥已到了娶妻之年,奈何多年寻不到有缘人,今日是来这里碰碰运气的,谁知道看见胭脂姑娘的表演,我大哥便坐到天座上,想必是心仪这位胭脂姑娘了。”

南宫迟欲出口否认,子康满嘴胡言,借题发挥,他南宫迟要娶妻何必要到这里来抢人呢?!子康忙按住他肩头,在他耳边小声说:“大哥,这是天座,坐这就意味着不论最终谁夺得头魁、要价多少,都甘愿。你以为我以前逼你来这种地方,是寻欢作乐的吗?这种常识是要学的!好了,我来摆平,你只管坐着不动不说话即可。”

【画外音】

胭脂:子康,你这张妖媚的脸,若换上女儿身,想必比我还要美艳十分。

阅读全文
地狱乐书

地狱乐书

火爆新书《地狱乐书》是南宫誩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秋央,秋儿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第十三章:姐妹绣坊·巧绣女喜嫁读书郎,醋隐娘独守空绣坊 “秋姑娘,求您千万保密,万万别说是我透露的,也别在隐娘面前提这些。”晓桃

作者:类别:古代言情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地狱乐书》江乐书 第十九章:四芳争艳 · 婀娜独舞出水芙蓉,胭脂绝技宛若仙子 地狱乐书直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