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狱乐书

《地狱乐书》地狱触手全集在线观看 鬼畜 地狱乐书下克上 连载中

《地狱乐书》地狱触手全集在线观看 鬼畜 地狱乐书下克上

时间:2019-08-01 16:03:03 分类:古代言情 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南宫誩 主角:秋央,秋儿

火爆新书《地狱乐书》是南宫誩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秋央,秋儿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第十三章:姐妹绣坊·巧绣女喜嫁读书郎,醋隐娘独守空绣坊 “秋姑娘,求您千万保密,万万别说是我透露的,也别在隐娘面前提这些。”晓桃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十三章:姐妹绣坊·巧绣女喜嫁读书郎,醋隐娘独守空绣坊

“秋姑娘,求您千万保密,万万别说是我透露的,也别在隐娘面前提这些。”晓桃异常害怕的样子,指了指僻静处枯干的柳树下孤立的小院落,道:“那即是禁阁,姑娘去吧,我不能去,也不敢,便先回了。”晓桃说罢,如同逃命一般往回奔走。

秋央徐徐过去,但见隐娘就站在门前,一身深棕色袍子,未施粉黛的脸色苍白,猛然一看,着实瘆人。

秋央被不做声响的隐娘吓得倒退了一小步,放低了声音,缓和了语气,开口道:“隐娘,您找我?”

“是啊,跟我过来。”隐娘挥着手帕,示意秋央过去,笑道:“可还记得这里?”

“这里是?”秋央走近隐娘,迈入一个冷清的小院落,干净十分,只是落寞萧条,寒气逼人。

“这里是你母亲生前居住之所,她死后,我一直保留原样,常亲自过来打扫。你来看看,是否能想起她的样子?”隐娘拉着秋央的手,在这个小院落里转悠,企图让秋央想起小时候在这里玩耍的情景。

“好像有一些片段,在脑里浮现……”秋央抚摸着每一个桌角、衣架、纺车、绣箩。

“好孩子,你要知道,指尖划过地方都有你母亲的痕迹。”隐娘苦笑。

秋央落坐纺车旁,轻轻触摸每一股丝线,划过桌角的流苏带子,仿佛抓住了母亲的手,记忆里那个面容早已模糊不清的母亲的手。

二十三年前,隐娘在一个小绣庄做丫头养活自己,因连夜赶绣凤还巢,疲乏至极,绣错了两个针脚,待完工后才发现败笔,损失几十两银子。雇主将刚满二十岁的隐娘赶出了绣庄。隐娘几经周折,四处流浪,粮尽水干的时候遇见了善良美丽的未央,也就是为爱而忘了姓名的暮想。

俩人一见如故,暮想用身上所有钱财与隐娘同开个绣坊名为“姐妹绣坊”。暮想不仅善好,且有一手绝顶的苏绣手艺,她天生心灵手巧,对那些水路、压瓣、落绷、出边等手法尽是驾轻就熟,尤其是她的变体绣最受顾客青睐。两个人生意越来越红火,进而开始招收学徒,有了规模之势,姐妹绣坊红极一时。

提及与暮想一起生活的日子,隐娘面露桃色,心生蜜意:“我们常一起研究花样,一起织布,一起吃饭睡觉,两个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。绣坊的生意越来越好,我们的日子也越来越充实。”秋央未知隐娘与母亲情深如此,似乎已超乎姐妹之情,也许是患难与共的最高境界罢吧。突然,她听隐娘的的语气变厉,脸色略带恨意:“直到她遇见了一个书生——夏连秋,也就是你的父亲。后来,由于你的父亲十分爱慕你的母亲,便自己改名为夏朝思。”

“朝思,暮想……夏连秋……”秋央感慨父母的相爱,但同时她也是第一次听说自己的父亲叫做夏连秋,便激动道:“那我母亲呢?就叫做夏暮想对吗?”

隐娘沉浸而入神,并未理会秋央,阴沉着继续道:“那日,有个主顾要了一匹蜀绣变体绣,我正接待客人,暮想前去送布匹,这一去就是一个下午,很晚才回来。后来她便常去那主顾家,直到有一天她告诉我,她要跟那主顾书生成亲,匆忙间便搬出了绣坊。曾有多少公子少爷、文人墨客追求她,她都没有放在眼里,却被一个书生迷住魂魄了。即便如此,我也没有阻拦,毕竟每个女人都是要嫁人的,就像她说的,我应该祝她幸福。”

秋央也如痴如醉,没有打断隐娘说话,如同一个旁观者看着隐娘于爱恨间纠缠,虽不能感同身受,却十分同情痛心。隐娘继续道:“暮想虽人不住绣坊,但是每日还是会派人送来她的绣品,姐妹绣坊的全部生意全由给我一人打理。后来,在那个冬天,你母亲被人送到绣坊,听说是因你父亲病逝伤心病倒,昏迷了两天,醒后我方知她已有了身孕。”

“后来,就有了我……”秋央见隐娘眼泛泪花,接了一句。

“是,虽然生下了你,但暮想她孕中、产后心有焦虑,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终究是对你爹太过情深。为了你,她又坚持了两年,最后还是撒手人寰,去了。她临终仅交代,送你去疏月观住满十年。我开始不舍,便还是在你八岁时送你去了,毕竟是她最后一个心愿,我终究是帮她完成的。”

秋央起身,抱住隐娘,“谢谢你,隐娘,为我们母女做了这么多,秋儿这一辈子都报答不完。”

“我又不是要你们报答我,我只是想让你们都陪着我……”隐娘轻抚怀中的秋央,望向秋央身后被柜子挡住的那面墙,嘴角上弯一个幸福的笑意。

“所以,后来你有红楼,也保留了母亲曾经住过的房间,不让别人进来,还编出一些鬼怪的事情来吓唬他们喽?!”秋央笑笑。

“我一直相信,暮想她会来这里看望我们的,所以,我不想她回来的时候看见别人,也不想别人打扰到她。她用过的东西都还原封不动的放在原处,我是不允许别人动的。”隐娘对这一点倒是非常固执。

“好吧,就给隐娘多留一点念想吧,我也相信母亲会回来看我们的。”秋央笑笑。

“每个月十五,我都会过来打扫房间的,下个月开始,叫上你,我们一起过来。”隐娘拉着秋央的手,慢慢走出房间。

“好的,我们一起。”秋央答应。

“对了,你准备一下,下午的时候,我带你去后山,去墓上给你母亲上柱香,给她报个平安,这么多年没见到你了,她肯定非常想念你。”隐娘交代。

“好的,秋儿知道了。”秋央随着隐娘给这个被传为“禁阁”的地方上锁,心中说不出的凄凉、压抑、痛心交织在一起,她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,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,是隐娘刚刚跌宕起伏的情绪吗?还是她对记不清母亲的容貌、声音而产生的愧疚呢?

秋央呆呆的做在闺房之中,玩弄着手中的茶杯,想着隐娘跟自己说的那些话,她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清楚楚的听说她的生身母亲——夏暮想。她只知道母亲跟隐娘情同姐妹,当年对隐娘有救命之恩,所以隐娘才会对自己视如己出,甘愿一辈子不嫁来守护自己。相比给予她生命的父亲母亲,隐娘的恩情是她这辈子都还不清的。但是,母亲为什么一定要隐娘送自己去疏月观呢,难道师傅也认识母亲?为什么师傅从未提及过呢,只是偶尔说起过隐娘而已,下次见到师傅一定要问清楚。

“想什么呢?东门公子?”丁子悄无声息的凑到秋央耳旁,吓了秋央一个激灵。

“啊!吓死人啊!什么东门公子西门公子的,你来干嘛?”

“隐娘说,要我帮你准备去后山祭拜的东西,我就来了。”

“怎么准备啊?”秋央问道。

“我都带来了,你换一身衣服就好了。”丁子提着个盒子,“你看看还需要什么东西?”丁子打开盒子,里面有糕点、酒、香等祭祀物品。

“挺齐全的,多谢啦。”秋央收下。

丁子见秋央情绪不高,便提起盒子:“我已经准备好了马车在外面等着你,换好衣服就过来吧。”秋央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

换好衣服,秋央见隐娘和丁子都在马车旁等着她,扶着隐娘先上了马车,她也做了上去,此时有个丫头过来禀报,“隐娘……”

“什么事,说吧,他们不是外人。”隐娘紧缩眉头。

丫头低头小声道:“隐娘,刚刚……刚刚……发现阿司她有喜了……”

“什么?!她不是还没出牌吗?”隐娘怒道。

“她说是被钱公子酒后强迫,实属无奈……”丫头小心翼翼的回话。

“罢了罢了,让郎中给她处理了,好生调养着身子。老娘先不予她计较了,钱公子只认青萝一人我又不是不知?!”隐娘顾虑了下身旁的秋央,“告诉她,如果再坏我的规矩,红楼便留不得她了!”

“是是,我这就下去知会她们。”丫头退下。

“隐娘,发生什么事了?”秋央见隐娘。

“丁子,我们走吧。”隐娘知会丁子驾车前往后山暮想之墓。

“是!”

轰隆隆的车辙声响起,隐娘默默对秋央说:“秋儿,你从小在那清修之地长大,自然不懂得这红楼的俗世之道。说实话,让你回来,我还是有些后悔的。”隐娘满脸无可奈何。

“我知道世人对这里的轻浮与香艳有偏见,但是我们是凭自家本事赚钱,并没有什么的,隐娘,秋儿分得清是非。”

“秋儿,你如今十八岁身,可是只有八岁的心智啊。红楼,不仅仅靠出卖姑娘们的容颜来博取客人的欢心,还要出卖姑娘们的身体、贞洁、名誉,甚至是一生的幸福。女人的名誉是何其的珍贵,一旦踏入这红尘之中,被别人的口水也淹死了,今后你还如何嫁人。秋儿,夜幕之后,你千万不要来前厅这边,以你的容貌,若是招惹了小贼我还尚且能对付,若是招惹出东门公子那种人,我想救你都无计可施啊,我可不想让你身处污淖之中啊……”隐娘字字苦口婆心,秋央听的耳红舌燥,脑海中竟浮现前些日子在瘴树林里做的一个春梦,好似自己被一个褐发男子扒光了衣服,好生难为情。

【画外音】

阿司:做头牌无法上位,嫁良人难觅真心,一个贩卖消息的妓院,一个暴躁诡异的鸨母,个个人心两面,暗中瓜葛,身为一个小婢女,能看透这些,是我疯了还是他们疯了。

本书标签: 古代言情

相关内容推荐: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地狱乐书》地狱触手全集在线观看 鬼畜 地狱乐书下克上